瑟。

改做私人发泄小号了
不产粮,别关注了

【薛箐】发簪

宋岚没有出现过的设定←
发簪——薛箐
【一】
“喂,臭丫头,送你的。”
那是一个丑到不行的簪子,甚至有点掉漆了,丫头带着不满收了下来。
那一年阿箐十五岁,年纪还小,至于那个她讨厌的坏东西也才不过十九岁,对于这片人们可以修行的土地来说,的确算得上年幼。
转眼又是三年了。
阿箐到了成婚的年纪,晓星尘素来疼爱阿箐,自然也对她的婚事上了心,还特意找了几个媒婆,可惜,那些说亲的对象,阿箐自己是一个也瞧不上。
“我看这丫头是想赖定了道长。”薛洋靠在门说着,“要不,道长就收了她,我看到啊,她肯定开心得很。”
“阿洋,你别胡说八道了。”晓星尘摇了摇头,阿箐看了一眼薛洋,眼睛里也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情绪,她就这么站了起来,和薛洋擦肩而过,回了自己的房。
【二】
最后,还是阿箐自己定了自己的婚事,是城里一家绸缎铺的公子,自小就念书,有点书卷气,听说打小看到了阿箐就喜欢上了,也不在乎阿箐是不是个小瞎子。
许是阿箐也觉得这人不错,就应了这门婚事,虽然一切从简,可是,晓星尘还是给阿箐准备了一份嫁妆,总不能让婆家瞧不起。
倒是薛洋心直口快,说了一声:“若是那个人敢欺负你,我定要那个人的好看,我们家的丫头还能平白让别人欺负了去?”
阿箐不答,只是来来回回打开关上自己的珠宝盒,声音吧嗒吧嗒作响,听起来扰得人心烦意乱,直到,她没好气地来了一句:“是啊,没有我,你就开心。”
十足十的怨妇口气,听来对要嫁出去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喜悦,晓星尘听着不对,刚想说若是不想嫁,实在不行就悔婚,可阿箐却先开口了:“难道,我就不能回娘家了。脾气那么冲,小心讨不到媳妇。”
【三】
那年的六月二十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日子,适合极了嫁娶。
为了阿箐这一辈子一次的成亲之礼,晓星尘和薛洋的确花了血本,这喜服是昂贵的绸缎,帕子是鸳鸯戏水的绣花,就连嫁妆也不输聘礼的价值。
成亲的姑娘该是由家里的兄弟们背着上花轿的,阿箐没有兄长也没有弟弟,这任务落在了薛洋的头上。
她背在了他的背上,从院子里走到门口,足足九九八十一步,她唤了他八十一声坏东西,他就这么应了八十一声。
从今往后,这个院子里再没了那个拿着竹竿的丫头,只剩下爱吃糖的坏东西。
【四】
喜秤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。
她一身红衣坐在床上,看着那个坐在她对面的公子,大概那个公子真的喜欢极了她,一张脸憋得通红,这才挤出了一句:“你真好看。”
听了他的话,阿箐笑了起来,弯了眉眼,她伸手摸上了那个人的脸颊,公子也笑了,露出了一对虎牙。
“你这簪子好像已经很旧了。”公子摘下了一个已经都点掉漆的簪子,一看就知道不值什么钱,“我会给你买好看的簪子,我会让你一生平安喜乐。”
公子的话说得认真,阿箐点了头。
第二天的天气很好,薛洋起了一个大早,自己就准备好了早饭,晓星尘等了半天也没听到薛洋说可以吃了,就问:“怎么了?”
“那臭丫头还没过来,大概是还没起,等她一起吧。”薛洋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,晓星尘倒是先笑出了声,“阿洋,你怕是睡糊涂了,阿箐昨日已经嫁人了。”
“哦,对哦,她已经嫁人了。”
【五】
多年前的街头上,有个孩子捡到了一个簪子,簪子算不上多名贵,不过在孩子看来,大概能换几文钱吃上一个包子了。
后来,孩子没换包子,簪子也就留了下来,他把它当做了平安符,后来,孩子把平安送给了另一个人。

评论(7)

热度(198)